□本報記者徐建勛欒姍
  中牟縣地處鄭州、開封之間,隨著城鄉一體化的發展,區位優勢日益顯著。面對連接航空大都市與鄭汴融城的歷史機遇,鄉鎮機構受人事、財政等行政資源的限制,在調動村幹部積極性上顯得力不從心。
  “縣對村的管理,空隙太大,資源分散,需要一套有效調適的治理體制。”中牟縣委書記楊福平說。突破“縣抓鄉、鄉抓村,一級抓一級”的傳統做法,縣、鄉兩級同時抓村,形成扁平的合力,通過抓投入、抓考核、抓保障,將人力、財力向村裡傾斜,中牟縣讓“小小”村官倍感受到重視。
  有錢辦事了,群眾的腰包鼓起來
  鄉鎮機構改革後,村級職能由管理向服務轉變,“錢袋子”也隨之收縮,致使農村基層組織缺乏必要的經費來源。想在農村做點事,如果沒有縣裡的支持,光靠村裡很難辦成事。
  官渡鎮田莊村素有種植大棚香椿的歷史,由於長期管理鬆懈,農戶各自為戰,一直沒有形成氣候。兩年前,在縣鄉兩級幫扶下,村“兩委”請專家作規劃、協調資金完善設施,成立合作社開拓市場。
  “一畝地收入4000~6000元,銷售周期長、訂單價錢高。”老田家香椿種植合作社田廣豐說,腰包一年比一年鼓了起來。縣鄉撐腰,財政投入一竿子插到底,使農村發展有了更多的底氣。每年,中牟縣拿出50%的財政增長收入投向農村基礎設施建設,更好地保障和改善民生;按照每村2萬元的標準,對村撥付黨建工作專項經費,以彌補農村投入不足的短板。
  “水泥路都修到家門口了”、“監控、天然氣都使上了”、“空氣更好更清新了”。(下轉第三版)
  (上接第一版)走進中牟鄉村,村民們說起村裡的新變化,你一言、我一語,提的都是縣裡對村裡幫助大。
  有人說事了,勤官受獎庸官受罰
  縣、鄉(鎮)、村的管理機制,在工作安排、落實、考核等方面各有自己的一套,沒有統一的考核和監測標準,往往各自為政,各唱各的調,各吹各的號,整體工作難出成效。
  在中牟縣電視臺參加“評優評差”後,朱固村黨支部書記吳承恆“心有餘悸”地說,現在俺縣裡動真格了,直接考核村幹部,先進村多發績效工資,要在電視臺上傳授經驗;落後村要扣幹部的錢,還要在電視上批評曝光。
  中牟縣將關係群眾切身利益的陽光村務、平安建設、計劃生育、村容村貌、違法建設、經濟環境等六項工作,通過搭建縣級考核平臺,量化村級幹部工作,每季度進行一次考核排名,對六個單項工作各評出50個先進村和20個落後村。落後村幹部要被扣除超過工資總額一半多的績效報酬用來獎勵先進,在電視上“紅紅臉”、“出出汗”;電視下要整改落實,建章立制,改變面貌。連續三個季度沒有整改效果的,將對村黨支部書記進行崗位調整。
  目前,中牟縣已對13個落後且無改觀的村調整了黨支部書記。“你乾不好,丟人不說,群眾也不滿意。”從落後村躋身先進村的邱莊村黨支部書記邱建奇說。
  有勁管事了,村幹部崗位成香餑餑
  村幹部是泥腿子活兒,工資低、矛盾多、難升官,許多優秀中青年農民寧願外出尋找發展機會,也不願意留在村裡當黨支部書記;留下來的,乾起活來也沒動力。
  為了提高他們的幹勁,解除後顧之憂,中牟縣抓好在職村幹部和離職村幹部待遇落實,對優秀村黨支部書記試行職業化管理的做法,採取了提高工資待遇、參照公職人員管理、繳納社會養老保險費、享受離任補貼等措施,持續提高村幹部待遇。其中,村黨支部書記的工作報酬由2009年的每月450元增加到2013年的每月1268元,超出全省的平均水平,其他村幹部也相應提高待遇,受到了村幹部的好評。
  前幾年,青年路辦事處西街村黨支部書記陳鬆林的月工資只有500多元。“連出去打工的心都有!”如今,他通過了績效考核,被納入職業化管理第一級,不僅月工資漲到了2000多元,每年還享受繳納2500元養老金的待遇。
  農村穩則大局穩,基礎牢則大廈安。中牟縣通過“兩級抓村”的基層組織建設新模式,整合縣級的人力、財力和管理機制,對村的工作進行有效的考核和監測、彌補了單靠鄉級抓村的薄弱環節,並通過對村幹部進行宏觀管理、直接培訓、獎優罰劣,提升基層組織建設整體水平,取得了良好效果。2013年上半年,中牟縣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850元,同比增長8.4%;農村居民人均現金收入6744元,同比增長10%。③12  (原標題:兩級抓村減少空隙扁平管理)
創作者介紹

vnaquyzyfvto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